农业银行(01288.HK)

脱贫攻坚“农行力量”:操千曲而后晓声 观千剑而后识器

时间:20-10-13 00:29    来源:东方财富网

原标题:脱贫攻坚“农行力量”:操千曲而后晓声,观千剑而后识器

湖北竹溪,“农情相助,吃援竹溪”全国首场并机直播助农活动,竹溪县副县长曾辉、农行十堰分行副行长阳帆为此次直播代言。

新疆喀什,疫情期间,当地特色农产品入驻农行扶贫商城,核桃、红枣有效推广至全国市场。

河北隆化,70户乡亲共获得“民宿温泉贷”2800万元,解决疫情对特色旅游项目影响的燃眉之急。

这些区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“贫困”,脱贫攻坚的路径却各不相同。

精准扶贫、定点帮扶是历史使命。面对全国832个国家扶贫重点县,金融机构扶贫要“啃硬骨头”,如何“啃好硬骨头”却非易事。

笔者梳理农行扶贫案例发现,针对不同贫困地区的资源禀赋和产业特点,基于“金融+”和“互联网++”两种禀赋优势,农行正在形成一整套独特的“组合拳”:一方面,依托金融服务提供产融发展的坚实后盾;另一方面,依托“商城下乡,特色上线”构筑产销一体的扶贫商圈。

这套组合拳背后,围绕“脱贫攻坚”展开的产融共创生态网,正在悄然形成多元矩阵。

“金融+互联网”,四“共”携手

“在商城里,可以买到西藏达孜的手撕牦牛肉、四川越西的豆腐乳、贵州黄平的苗疆鸡枞菌、云南金平的阿者诺玛土鸡、宁夏西吉的亚麻籽油,还有我的家乡湖南古丈的烟熏麻辣香肠……”

疫情期间,北京某高校学者偶然发现在农行APP页面中发现了“扶贫商城”入口,从而开启了全新的网购历程。

“有所得!不仅仅是做公益的满足感,而且可以更放心的从原产地选购特色产品,价格实惠公道”。

这是其对“扶贫商城”购物历程的总结。

这个总结,也恰恰与农行扶贫商城上线时的“共享和共赢”建设理念相吻合。

在商品呈现到用户眼前,有一系列工作需要完成。

以湖北竹溪为例,作为受到疫情影响的重点区域,这里成为脱贫攻坚战的重镇。

5月25日,农行扶贫商城联合竹溪县人民政府、农行十堰分行等发起“农情相助,吃援竹溪”全国首场并机直播助农活动,由该县副县长曾辉、农行十堰分行副行长阳帆为此次直播代言,开播1小时取得订单达1115笔,销售产品7026件,销售额超过20万元。

而在新疆喀什,伽师县作为52个未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之一,面临着核桃、农枣等产品无法销售的难题。正是农行伽师县支行通过扶贫商城搭建展销平台,为当地企业和贫困户带来了实实在在的销售信心。商户让利、价格补贴和宣传推,一套电商组合拳,有效助力了地方脱贫攻坚。

实际上无论在湖北竹溪,还是新疆喀什,农行均通过“商城下乡,特色上线”构筑产销一体的扶贫商圈,开拓了扶贫的“共建、共销”路径,这是“扶贫商城”建设理念的另一半。

四个“共”字方针,“共建、共销、共享、共赢”,恰恰反映了农行通过合作共建集众智,聚众力,促成政府、市场、社会三方互动,实现专项扶贫、行业扶贫、社会扶贫齐头并进,形成全社会广泛参与消费扶贫的大格局的初心。

根据笔者了解的数据,农行依托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和遍布全国的机构网点,倾力打造扶贫商城,为832个国家级贫困县搭建特色产品展销平台,提供公益、开放、精准、共享的电商扶贫服务,促进贫困县企业和商户经营转型。

而且依托农行的金融服务属性,扶贫商城并非仅仅“服产助销”。农行还通过金融服务有效推动产业链相关企业的投融资。在竹溪县扶贫馆案例中,相关商户就获得了100万贷款进行农副产品收购,产业发展获得金融服务精准支持,有效的放大了精准扶贫的杠杆效应。

一方面基于对“三农”金融需求的深刻理解,开发创新金融扶贫产品,满足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多层次、多元化的金融服务需求;另一方面运用科技手段,延伸服务渠道,助力提升贫困地区金融服务可得性和便利性。

根据笔者了解,作为“三农”金融服务的主力银行,农行始终扎根“三农”领域,围绕“脱贫攻坚”展开的产融共创生态网,并不止于此。

“啃好硬骨头”,农行显精准优势

“三农”工作是脱贫攻坚战的重中之重,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中之重。基于在“三农”领域的扎根与深耕,农行多元化的服务模式优势正在逐步显露。

根据笔者了解,金融扶贫是农行2020年最大的政治任务和最重要的金融服务工作。

仅从数据来看,截至8月末,农行在832个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贷款比年初新增1510亿元,余额12425亿元;深度贫困县贷款比年初新增678亿元,余额4704亿元;精准扶贫贷款比年初新增655亿元,余额4570亿元。

三项扶贫贷款增量均明显高于去年同期,增速均明显高于全行平均水平,带动服务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近1500万人(次)。

数据背后,实际上新的大背景,尤其是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带给扶贫工作更艰巨的挑战。

譬如,河北承德市隆化县七家镇温泉村,就是典型案例。该村是河北省首批十大“不得不游的美丽乡村”,“森林温泉之都”是当地着力打造的特色旅游品牌。摆在乡亲们眼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资金,再加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,客流锐减更是让经营状况雪上加霜。

农行河北分行在“惠农e贷”基础上因地制宜推出“民宿温泉贷”特色产品,引入线上申请、线上评估、纯信用投放的形式,有效破解民宿温泉经营户融资难担保难的瓶颈问题。

截至8月末,农行隆化县支行已发放“民宿温泉贷”70户、2800万元。

类似的服务还有农行广西分行为有效解决蔗农贷款融资难、担保难问题,创新推出“惠农e贷-甘蔗贷”产品;创新惠农e贷、电商e贷等特色金融扶贫产品和旅游扶贫、就业扶贫等特色金融扶贫模式,为精准服务打开了思路。

“金融扶贫就是要做到细处,做到精准。”财税专家李文海指出。

贫困地区共性是“产业发展薄弱、贫困人口脱贫能力不足、金融服务可得性差”,但贫困地区幅员辽阔,致贫原因和发展需求不尽相同,落到不同区域乃至不同家庭,做到精准实属必要但并不容易。

根据笔者了解,针对这一难点,农行向贫困地区行充分下放产品创新权限,开辟信贷审批绿色通道,鼓励因地制宜创新扶贫产品,梳理总结了特色产业扶贫、龙头企业带贫、水利金融扶贫、农地金融扶贫等25种金融扶贫具体模式,通过培训、宣传、专刊、视频等方式,向全行复制推广。

以脱贫攻坚战的“硬骨头”未摘帽县为例:农行在信贷政策、资源配置、渠道建设等方面出台一揽子支持政策。疫情期间,总行多次视频连线解决未摘帽县支行实际问题,并采取了挂点指导、结对帮扶、专项督导等一系列工作举措。

截至8月末,农行在未摘帽县贷款比年初新增162亿元,余额732亿元,增速28.3%,显著高于全行贷款平均增速。

“农行是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唯一商业银行成员单位,这与其独特的资源禀赋有关,也与其在扶贫领域持续深耕的经验有关。” 受访人士指出。

长效带贫益贫,立体扶贫模式化

在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沙州镇东山村,一位农村创业者就用“三个想不到”形容农行扶贫:一是“农行帮助想不到”,二是“农行扶贫商城想不到”,三是“扶贫销售想不到”。

自2019年起,农行将消费扶贫作为打赢脱贫攻坚战举措之一,今年又将其列为全行扶贫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。

从数据来看,今年以来,农行全行直接购买贫困地区农产品2.1亿元、帮助销售9.4亿元,分别是去年同期的9.5倍、5.7倍,其中通过线上扶贫商城渠道销售4.1亿元。

从农行扶贫案例来看,呈现出六大特色,和一整套娴熟的金融手段。

一是战疫和战贫工作两手抓、两不误;二是消费扶贫成效显著;三是持续推进强化未摘帽县金融扶贫工作;四是扎实推进定点扶贫各项工作;五是不断提升基础金融服务水平;六是继续推进东西部扶贫协作等专项行动。

同时,基于消费扶贫、东西部扶贫协作、教育扶贫和就业扶贫等直接扶贫项目,农行有效形成了立体式金融扶贫模式。

譬如,农行在青海大柴旦支行,在深度贫困地区增设金融服务网点,润物细无声的为客户提供基础服务。

农行浙江分行,则自2019年起定点帮扶贵州省黄平县,同时对接四川凉山分行。近2年来,直接购买贫困地区农产品680万元,帮助销售贫困地区农产品3400多万元。

根据笔者了解,自2019年启动以来,农行安排东部100家支行与深度贫困地区100家支行开展一对一干部精准帮扶,累计为“三区三州”和4个定点县引进招商项目26个,落地投资金额近15亿元。

这些项目,更为直接的落地到区域产业发展之中。

教育扶贫、就业扶贫方面,农行持续实施“金穗圆梦”助学活动,多方筹措资金,资助建档立卡贫困家庭新入学大学生,累计资助7828名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县、定点扶贫县、重点帮扶县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大一新生,其中2019年资助3832名。

按照三年招聘1000名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大学生的计划,农行启动实施就业扶贫专项行动,将报名应聘农行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大学生全部纳入笔、面试考察。

从这一整套“方法论”来看,立体式的扶贫模式,正是旨在把握精准方略、立足产业发展、因地制宜、凝聚多方合力、严守风险底线,实现长效化带贫益贫。

按照农行相关负责人表示,农行将全力以赴确保如期高质量完成今年金融扶贫各项目标任务,为打赢脱贫攻坚战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最大力量。

(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